Ms.Smile

爱情

24岁的我经历过两段感情
大学毕业那年认识初恋
那时候我马上就要毕业了,考上了研究生,等待九月份的研究生开学,期间我在外面兼职。晚上要回学校住,因为外面租房子太贵了,对没有经济来源的我来说负担不起。认识他是因为有次下班晚了,那是清明节放假那天,我加班三薪,太晚了就叫了滴滴,他是司机,接电话的时候就觉得他声音好听,上车之后果然是个好看的小哥哥,他比我小一岁,后来才知道的。车上他跟我聊天聊了一会,我不太好意思说话,后来我就给他好评了,他加我微信我们就认识了。
我们的关系也就两个月,但我知道我喜欢他的,很喜欢的,我为了他去做了烤瓷牙,怕他不喜欢我,我那时候没有经济来源,烤瓷牙对我来说简直天方夜谭,但是为了他,我跟好多人借钱做的。债务到现在也不算还清。刚开始我们很好,在好的期间他要我出去跟他住,我不愿意,好几次这样下来,他会不高兴,我就同意了,但是也就是那次出去之后,我就感觉我们没有以前好了,他可能觉得我是他的了就不上心了,当然也可能是别的原因,后来慢慢他就很冷淡,只会让我跟他出去住,我当然不会同意的,因为那是我已经感觉不到他对我的喜欢了,我拒绝了每一次他的要求,他越来越冷淡,后来我就提出分开吧,他也没意见,因为他本来也不喜欢我了,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喜欢,只是新鲜感而已。
分开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难过,我甚至都没哭,可能是我冷血,但也许是他耗尽了我所有的喜欢,第一次喜欢一个人,那种感觉很美妙,很神奇,也很短暂。更多的是失败,我不会让感情维持新鲜感,保质期太短是我的问题,我不会,那次我什么也没学到,唯一一点收获就是,我很理智,感情不会困住我太深,我很冷血,喜欢的没有那么刻骨铭心。
具体哪天我不记得了,我遇到了第二个人,应该在2017年11月中旬以后了,她总跟我说特别暖心的话,我以前也认识她,我们有那么一点点的血缘关系,只是一点,很远了。因为那段时间我特别喜欢玩王者荣耀,她也玩,第一次她邀请我玩的时候,我很嫌弃她,太菜了,我真心不想跟她玩,可是她很执着,我们有QQ联系方式,她经常在QQ上约我玩,我也不好拒绝。如果哪天我没搭理她,她就特别委屈的说我冷落了她,那时候我心里真是软的一塌糊涂,我觉得她怎么这么容易信任别人。她还会一直在游戏上等我,只要我一局完事儿,她就邀请我。下功夫了下功夫了
她会傻乎乎的说,除了我爷爷奶奶我最爱你
她说,小孩子,我要把你当小孩子一样宠
她还说,天知道我有多爱你,多想你
她说,我想把你装进我口袋里,走哪了都带着
她说,我只想跟你多呆一会
……
有时候觉得她真的天真的可笑,说过那么多话,其实对于现实的我来说都不能当真的,但是还是忍不住高兴,单纯听到这些话就高兴。
她对我好,非常好,但是我有时候也会气她,气她对谁都好,并不是只对我好,她对所有人都可以那么好,而我只对她一个人那么好,我很吝啬的,好分不了很多份,我也很冷血,对人不是很友好,而她不是,她可以跟所有人是朋友,可以对所有人都好,对朋友好的像对象。而我做不到。
这就是我跟他不同的地方。

   只想说,活的如此艰难,为什么不能下定决心去死呢!感觉人生真是没有任何希望可言了!总觉得上帝偏心,他记得所有人却唯独看不见我,哪怕是施舍。人的一生总有不如意也总有万事如意的一次,而我的人生确是一片黑暗,24岁的年纪却是苦不堪言的人生。一次一次的在悬崖边上徘徊,在即将下坠之时却又有一根枯草,让你看见一丝希望。但当你伸手抓住是才会发现其实不如放手,因为那仅仅是枯草,随时会折掉,让你从天坠地,摔的血肉模糊。
   每次做梦都在挣扎,白茫茫的世界没有尽头,不管你怎么跑怎么逃都出不去没有尽头。每次都是清醒着的,知道这是梦魇,知道你会醒来,却又不想醒来,害怕出现在眼前的鲜红,那是彼岸花,我向往却又害怕的彼岸花,它隔开了我的世界与那触摸不到的美好,我只能在红色花海的边缘醒来,然后一切跟睡前一样,没有变化,依旧是我24岁年纪却苦难重重的人生。

不得不说付出什么就收获什么,自从上大学以来感觉自己事事不如意,总是归咎于运气,其实不然,这就是差距,各方面,各种意义上的差距,到最后也是这样,只能这样。

    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是理所应当,不要脸拿别人的东西理所应当,感觉自己在道德上有问题了。
     其实说什么我都不介意,只是如果上升到我性格问题,谈论到我的性格缺陷,我是真的难过。作为一个自我怀疑论者,我很是没有自信的,经常怀疑自己,怀疑人生,我又是一个不喜欢表露自己脆弱的人,多少事多大事我都不太会跟自己身边亲近的人说,包括我父母,我怕他们担心。我闺蜜,她不能理解我,她都结婚生小孩儿了,我大学这点圈圈道道的事儿,她根本不能理解。发小还算亲,但也是社会人士了,只有大学里的朋友,跟我很好的朋友,但是这么说吧!我没有自信,我不能自信到我对她的理所应当她不在乎,起初我觉得没什么,朋友之间我弱势一些,受到帮助自然会多一些。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,大错特错了,不是这样的,无私对你好的也就是父母了,除了他们谁还有慷慨大方不求回报的满足你!以前太傻太天真,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了,只是当知道真相对时候还是会难过,忽然发现原来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小丑。
     说句实话,我没有对不起过谁,我一直都是客观分析问题的,不管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。所以我想我自己是真的没有对不起谁,我没有能力去帮谁办大事,那是我能力上的缺陷,我在学习,在努力,但这个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办到的,而且我摸着良心说,我在力所能及范围内能帮到都帮了,我也只是在某些方面需要你的帮助,仅此而已。这点都不能容忍吗?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,我也算是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,深刻!原来什么都要讲究个无功不受禄!很好的做人原则!

        其实,人活自己就够了,该在乎的在乎,不该你管的闲事儿也不要插手,跟自己有关系的适当关注,没关系的压根就别往心里去,要是啥事你都要体会体会,那业务量就有点大了,承受不了啊!有人今天莫名其妙就觉得你碍眼,你也无能为力不是?你讨好他那是你贱,何必呢!当然也没必要顶回去,路那么宽,哪不能走!非要挤到一起就不合适了,他不让你让一让,错开来就万事大吉了。
        人贵在能活动潇洒,不过说句大实话,能做到这份上的不多,首先我就是虔诚的向往潇洒的人生观,但却做不到!倒是可以装装样子,这点还是轻而易举的,就是挺累的!挺熬人的,真的!就是说你本来心里不爽,却要表面淡定,口是心扉的说:洒洒水啦~,看吧!这种境界它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存在。因为你首先得脸皮厚啊!要不怎么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谎呢!不过话说回来,难是难,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,练就那么厚的脸皮,装逼不是难事啊!还是一句话!做到真潇洒很难,为了掩饰自己装潇洒还是可行的,强迫自己习惯,习惯成自然嘛!

我只能说一到期末就尽逼事。他妈的我就哔了整个动物园了,滚你妈个鸡巴蛋

难熬的六月天,有谁能懂?

就是操蛋的人生遇操蛋的事儿!前天发现自己身上有个bao去医院说牛皮癣,但不能确诊,要切片化验,所谓的切片化验就是割我一块肉放显微镜下看啊看,我当时就拒绝了,之后百度度娘给我一个结论:银屑病的俗称“牛皮癣”称之为不会死亡的癌症。呵呵,我只能说好事儿我都赶上了,咋不直接让我得癌症呢!那样我还能多的点儿同情,这他妈算什么?死又死不了活着还不爽,一天尽操蛋了。

叶神生日快乐!叶修生日快乐!叶秋生日快乐!

叶神生日快乐!!!